房产物业律师网--杨律师代理的一起房屋腾退案件的代理词
网站首页    热点新闻   网站产品   维权方略   物业公司园地   律师论法   仲裁诉讼   案例集锦   法律法规   文书范本   物业培训   业主与业主大会   物业常识   物业精品案例   二手房买卖   商品房买卖   拆迁纠纷   物业法律解读   房产法律解读   建筑工程   合同纠纷   聘请律师服务   本站论坛

北京中勉律师事务所--北京首家房产物业专业律师事务所,电话:01051296080。

北京房产物业专家、中勉律师事务所主任杨晓刚律师为您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咨询热线:13611039928 。

由杨晓刚律师团队亲力打造的《北京市物业管理动态》2014年7月期精彩出炉,欢迎致电咨询、订购!咨询电话:01051296080,51296081

 您的位置: -> 律师论法 -> 杨晓刚律师文摘返回上一页       关 闭   
杨律师代理的一起房屋腾退案件的代理词
原创 杨晓刚律师      发表日期:2006-12-27
文章字体大小选择:【
 
 
代理词
 
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王某的委托指派我出庭参加本案的审
 
理,下面根据本案的事实,结合庭审情况,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
 
考:
      一、1986年3月16日的《建房施工许可证》上,虽然是原告郝某的名
 
字,但不能因此就认为诉争房屋的归原告所有。具体理由如下:
 
      1、被告夫妇在申请建房手续上使用原告郝某的名字,已征得了原告郝
 
某同意,并且,诉争房屋完全是由被告夫妇出资建成。
 
      1986年3月,被告夫妇与原告郝某商量,希望用原告郝某的名字申请建房
 
手续,原告郝某对此表示同意。此后,被告夫妇为办理建房手续,无数次往返
 
于某小队、某大队、海淀乡人民政府,费尽周折,最终获得了《建房施工许可
 
证》。
 
    需要说明的是,原告郝某除在申请建房手续上提供了名字外,从建房开始
 
到建房完成,不仅没有出过力,也没有出过钱。原告郝某某也从未干涉过被告
 
夫妇建房。
 
    此外,从1986年3月至今已经超过了二十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原告郝某
 
从没有就诉争房屋向被告主张过权利。这已说明,原告郝某对被告拥有诉争
 
房屋的事实,是完全认可的。
     
      2、原告郝某同意被告建房后,被告于1986年9月26日取得新的《
 
房施工许可证》,该许可证上标明申请人为“王某”即被告,原有房屋
 
“北屋两间”。
 
      如上所述,原告郝某对被告拥有诉争房屋,始终是认可的。因此,1986
 
年9月26日,被告经过某小队、某大队、海淀乡人民政府的层层审批,又
 
取得了新的《建房施工许可证》,该许可证上标明申请人为“王某”即被告,
 
原有房屋为“北屋两间”,即以被告王某的名字申请建的北房。由此可以看
 
出,尽管1986年3月16日北房的建房施工许可证上,申请人是原告郝某的名
 
字,但是,基于此后取得的南房建房施工许可证及审批表,则完全变更了申请
 
人,即后许可证对前许可证进行了替换。
    
      3被告于1986年9月、1993年4月分别取得了《建房施工许可
 
证》、《建房审批表》,各级审批机关均签字、盖章予以同意。因此,被
 
告上述证件的取得,说明各级审批机关不仅认可被告拥有诉争房屋的产
 
权,还同意被告在诉争房屋地点翻建、新建房屋。
 
    被告取得上述证件,应视为国家土地管理机关对被告拥有诉争房屋的确认。
 
如果国家土地管理机关不认可被告拥有房屋的事实,怎么可能让被告去他人的
 
院子里修建房屋?国家土地管理机关批准的上述证件,清楚记载“申请人郝金
 
生(被告)”、“原有房屋北屋两间”。因此,被告合法的拥有诉争房屋的产
 
权。
 
    4、需要强调的是,1986年3月的《圆明园遗址公园内建房施工许可
 
证》、1986年9月的《圆明园遗址公园内建房施工许可证》、1993年4月
 
的《圆明园建房审批表》上的手写文字,均为被告妻子所书,这已说明,
 
当时完全是被告夫妇在建房,并为诉争房屋办理各种审批手续,诉争房屋
 
与原告毫无关系。
   
    上述证件的手写文字,均为被告妻子赵某所书。当时原告同意被告使
 
用其名字,经过二十年后反而起诉原告,是毫无道理的。
 
   上述证件从1986年办下来至今一直在被告处,原告从没有向被告索要过,也
 
未就上述证件提出过任何要求。
  
    二、1993年6月9日,原告郝某向被告写下文书,再次强调了诉争房
 
屋归被告所有,诉争房屋的建房款全部是由被告支付。由此证明,原告根
 
本不具有诉争房屋的任何权利。
 
   1993年6月9日,原告郝某向被告写下文书,该文书提到:“我叫郝某,一
 
九八六年三月十六日申请建房。在此申请建房表上,申请人是郝某。建房批准
 
于86年5月,当时我决定由亲戚王某出资建此房2间,房产权属于王某所有。”
 
从该文书可以看出,原告郝某不仅知道诉争房屋属于被告的,而且也承认了诉
 
争房屋全部是由被告出资建成的。
 
    三、目前,在北京市海淀区海淀乡对农村私有房屋未核发产权证书,原
 
告郝某书写的文书已得到国家土地管理机关认可的情况下,该文书应视
 
为产权证书。
 
    房屋产权证书是确认房屋产权的合法证据,其他证件不能代替房屋产权证书
 
确权的效力。
 
    1986年3月16日《建房施工许可证》上,虽然是原告郝某的名字,但是,
 
诉争房屋的产权应依据房产证书,没有颁发房产证书的,应依据代表双方意思
 
表示的承诺、文书等。
 
     四、本案诉争焦点是北房三间的权属问题,只有北房三间中有杨某的
 
财产,才可能进行析产继承。律师认为,北房三间属于王某夫妇所有,
 
具体理由如下:
  
     1、被告王某夫妇盖北房时,用的原告郝某的名字。对此原告郝某是同意
 
的。
 
     1986年3月16日的建房施工许可证从批准之日起,一直在被告王某夫妇手
 
中,因为北房由被告夫妇盖成,并自始居住。从当年房屋盖成,被告夫妇居
 
住后,原告郝某根本没有提出过异议,因为他知道这就是被告夫妇的房子。
    
    2、郝某书写的文书,再次证明了北房为被告夫妇出资建成,并拥有产
 
权。由于被告夫妇借用其名字,以防将来权属产生纠纷,故双方商定由郝某
 
王某夫妇书写了文书,明确了该房屋的权属问题。
 
    3、由于北房完全归王某夫妇所有,根本没有郝某的任何房屋权利,更不要
 
说有杨某的房屋权利了。南房三间的建房许可证上清楚的记载了王某已有北房
 
三间。村里出具的一份调解协议也明确了北房属王某所有。
 
     因此,北房自始属王某夫妇所有,所以根本不存在北房三间所谓对杨某
 
财产进行析产的问题。
  
    五、根据被告王某已于1986年即建设诉争房屋并居住的事实,即使
 
存在析产继承,但本案也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间
 
为两年,自继承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时起计算”。本案被继承人
 
杨某于1993年1月去世,此房屋在此之前即为被告夫妇建成和居住,其他继
 
承人同为海淀乡某村村民,如果诉争房屋侵犯其权利,其应当知道或不可能不
 
知道,所以,如从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时计算诉讼时效,则已
 
经明显超过诉讼时效。
 
    六、本案原、被告同为海淀乡某村村民,即同一集体组织成员,在
 
诉争房屋北屋的《建房施工许可证》“申请人”为郝某的情况下,根据其
 
书写文书,并结合被告保管建房许可证、且在该房屋居住至今的事实,假
 
设认为上述行为是一种房屋转让行为,则该转让行为也为有效。
 
   由于原、被告同为一集体组织成员,且被告后取得南房《建房施工许可证》
 
已替换了北房的建房施工许可证,南房许可证中已明确提到了“原有房屋北屋
 
两间”。
 
   此外,原告郝某向被告书写了文书,肯定了诉争房屋的产权,结合北屋的
 
《建房施工许可证》由被告保管、且在该房屋居住至今的事实,假设认为上述
 
行为是一种房屋转让行为,则该转让行为也为有效。
 
    七、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以下简称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
 
书》,不应予以采信。
 
    2006年9月11日,鉴定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书》,该鉴定书提到:“送
 
检材料上指纹不具备检验条件”。鉴定人为杨某、沈某。但是应当指出:
 
    1、本案庭审时,被告王某明确提出指纹印真伪的鉴定,应由当事人选定
 
鉴定机构。庭审笔录对此有清楚记载。但事实上鉴定中心并非当事人选定;
 
     2、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
 
 
需要鉴定的,应当委托列入鉴定人名册的鉴定人进行鉴定;第三款规定:“鉴
 
定人应当依照诉讼法律规定实行回避。”对此,鉴定中心的杨某、沈某是否具
 
有鉴定人资格,以及此二人是否与原告有利害关系,需要回避等情况,在
 
贵院委托其进行鉴定时,根本没有告知被告,剥夺了被告选择鉴定人,及申请
 
回避的权利;
 
      3、被告王某及家属多次要求组织原、被告双方共同选择鉴定人,并在
 
双方在场的情况下提取指纹样本,但事实上被告却于2006年10月23日收到了
 
《司法鉴定书》(复印件),未要求双方共同提取指纹样本,选择鉴定人;
 
     4、2006年9月11日,鉴定中心下发了书面材料,认为“送检材料上指纹
 
印不具备检验条件”。而在该材料里又提出“可辩特征点少”,但是,是否具
 
备检验条件,应当与原告郝某的指纹样本比对后,才能得出相关结论。华夏鉴
 
中心提出指纹印不具备检验条件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
 
     综上,律师认为,本案诉争房屋为被告王某所有,根本不存在析产继承
 
的问题,请审判长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请予以充分考虑,谢谢。
 
 
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
 
律师:杨晓刚
 
2006年11月14日
【已访问】5554次    
嗯.不错!顶 [我爱我家]  1-4
请发表您的评论: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需要网上咨询问题的朋友请到论坛提问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相关文章:
咨询律师:杨晓刚 Mobile:13611039928 Tel:88588787 Email:lawyer1028@126.com
Copyright www.fcwylaw.com 京ICP备06056206号